九游

 九游画廊

 文化定位与追求尚不明朗目前中国大陆的画廊,经营者很难决定先确定自己的文化定位然后再去追求,或者是先确定自己的追求然后才去定位。在究竟是生存中求发展还是在发展中求生存的问题上,似也没有多少可以从容选择的空间。众多碍于现实的画廊业主选择了先安身立命,然后寻机壮大的经营方针。目前从上海的画廊业来看,为了生存,很多画廊还不可能根据西方艺术市场百年来形成的一套很完整很成熟的规范操作模式去运营,或按照自己的理想境界去经营手下的画廊。急功近利是一个比较明显的特征。因为在艺术品消费尚没有形成气候的情况下,如果一个画廊仅仅是纯粹依靠销售艺术品来生存,那么如果没有特别的机会(如个别画廊因为有企业收藏大户的委托而生意特别兴隆),那最多也就是勉强糊口而已。所以很多画廊为了生存,基本上是高中低档作品同时经营,用一个画廊业主的话来说,只要能赚钱,不让画廊垮掉,什么好卖就卖什么。
 而且有些画廊在画种的经营上也采取比较灵活的方式,比如杰画廊,原先只经营油画,但现在觉得中国画的市场似也有利可图,于是就将戴明德、曾红等国画家纳入麾下。就连百年老店朵云轩,也跟上了市场的步伐,一改原先只经营古画的传统,从中又派生出了飞虹画廊,开始经营西画。
 目前众多画廊就像一位画廊业主所说的那样:尽管装潢得很漂亮,但无非也就是一个商业性的画廊!对画廊来说非常重要的文化艺术底蕴的建设与积累还是一片空白。他举例说:若在国外,一般说起一个知名的画家,总会习惯地联想到他是哪个画廊所推介出来的……但在当今中国的画廊,虽也有与画家进行签约的,但形式上还是属于比较松散型的,而且急功近利的经营方式占据了主流,画廊业主很难有大笔资金为自己所经营的画家进行包装与宣传。
 支撑画廊基础的还不是艺术品目前很多有相当规模的画廊如现在的IT公司,似乎都有自己的投资商,或者是“三产”等副业。不少画廊“因地制宜,生产自救”的方式中比较常见的有:画框生产、广告设计、装潢工程等等,或者在有档次的总部之外,同时再开设一些分店,总部销售签约画家的原创作品,分店则卖印刷品与其他装饰品。以副业来养正业。这可也是初级阶段中国艺术品市场的一个比较显著的特征。
 收藏家在哪里虽然这些年来,三地的画廊纷纷建立,似乎给人以艺术市场开始往红火九游发展的乐观印象,但作为苦苦支撑着门面的画廊业主,其个中的滋味也是如鸭凫水,冷暖自知了。综观当前艺术市场,我们眼中也许少见的不是画廊和画家(随着艺术专业创作团体和艺术院校传统体制的改革,他们将不可避免地被推向市场,所以在近年内,我认为会有为数不少的、由专业团体或艺术院校组建的画廊与艺术品经纪机构涌现),最少的而是艺术市场中关键人物,那就是收藏家。收藏家在哪里?或者说艺术品消费者在哪里?这好像是每个画廊业主在苦苦探问着的问题。也许我们已经知道具有收藏能力的阶层在哪里,但他们为什么不在艺术品上进行消费?由于目前国家鼓励刺激艺术品的法规与条例尚未出台,企业与个人购买艺术品进行保值的意识、概念与动力还未真正形成,全国各美术馆与博物馆也因为资金的问题不可能成为画廊的大买家。这只能让画廊零敲碎打地寻找客户。
 所以如今艺术品市场有一个很奇怪的现象,那就是:作为一级市场的画廊虽惨淡经营,但作为二级市场的艺博会却一年比一年来得红火,并不断有新的艺博会诞生。分析其中原因,很大一个因素就是作为私营企业的画廊在日常的经营中缺少资金与手段来宣传自己所代理的艺术家的作品,就想用借船过河的方法,通过艺博会,来结识一些买家与客户。
 因此我们也就没有多少理由来乐观地说艺术品市场有多少的繁荣。供过于求的现状,市场运转次序中的怪圈是我们面对的无奈。
 距离规范还很遥远在艺术品市场远没有红火的情况下,现在很多艺术市场界的人士大谈规范化运作,大谈如何与国际艺术市场的运作规范接轨,那只可能是表达自己的一种愿望与理想,或者说仅是一种决心罢了。
 上海的画廊因为受上海这个地域中外来文化的深刻影响,规范化运作的意识特别强烈。但由于艺术市场中几大要素,艺术家、画廊、艺博会、拍卖会等市场链中的环节与各自的体制尚没有健全,因此也就没有形成良性循环。或者说全国的画廊经营者可能都不乏规范的意识,但从实际情况来看,毕竟缺少行之有效的规范化手段。
 首衔是在和画家的签约方法上,由于中国艺术家在艺术创作的体制仍然是计划经济的产物,目前还没有完全被市场经济所替代。从严格意义上来说,中国画家中真正称得上是职业画家的还不多,之所以不少画家可以比较随意地漫天开价,主要原因就是他们所依赖生存的主要经济来源是单位所发的工资,或者是从自己家中直接倾销到购藏者手中后所换取的卖画款项。通过画廊卖画还不是最主要经济来源,因此画廊对他的制约很是限。梅湘涵认为:“自己所开的价位并不高,而是画廊业主为了牟取暴利,故意将作品的价格抬得很高”。从各方面的情况来看,画家与画廊之间这样的的矛盾与冲突,不是一声呼吁或者是一次探讨可以解决的,只有寄希望于市场调节机制去逐步化解。
 由于各画廊在经济实力上的差异,因此对客户所作的承诺也是各不相同。比如上海的华氏画廊,他们的操作方法已经和国际接轨,艺术品出售后,如客户试挂后觉得不理想,可以退画,画廊在扣取一定比例的利息后则退回画款。可目前大多数的画廊尚还无法做到。目前在艺术市场刚刚起步的时候,大谈规范运作,时机尚还不够成熟。有一个画廊业主曾经说道:“如今的艺术市场,首先应该是市场化,也就是要她不断地繁荣,随后的任务才是规范化。”